關於部落格
  • 3530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資,仍是矯情的姿態阿!!

厭倦了粗製濫造,為了体驗更豐富的生活味道.我們贊嘆張愛玲,熱愛米蘭.坤德拉,為村上春樹推荐的爵士樂所迷醉,這些小資的反昧俗行為,仍是矯情的姿態阿!!反媚俗的去欣賞另類,反媚俗的去追求品味,反媚俗的去抵抗一切,當反媚俗成為一種流行時,也就成了另種形式的媚俗,而我現在手上正閱讀著同事拿來的托斯卡尼的酒莊風情,不脫是最大的媚俗者,沒有辦法了,教師節沒有放假

再次審視媚俗,在坤德拉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輕》中的沙賓娜,她之所以愛托馬斯是為了不願媚俗,為了背叛,甚至被判自己的背叛,除了背景之「輕」外,與其說道德性,不如說為了美學,而在媚俗的作假國度裡,心靈的專政是最高的統治.那麼,背叛的背叛,難道不是最大的媚俗者?

 

提到酒書,還是喜歡村上春樹銳利感性的筆觸: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

我們的語言終究還是語言,我們住在只有語言的世界。我們只能把一切事物,轉換成某種清醒的東西來述說,只能活在那限定性中。不過也有例外,在僅有的幸福瞬間,我們的語言真的可以變成威士忌。而且我們──至少我是說我──總是夢想著那樣的瞬間而活著。夢想著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該多好。

提到艾雷島的威土忌─「是人的個性和生活方式創造出這種味道的」;造訪愛爾蘭鄉間的酒吧,同樣是簡單洗鍊的隻字片語即描繪出有如「尤利西斯」式的深度;就算是談到黑啤酒,從冰鎮溫度、泡沬的樣子、杯子的不同等也可轉換成像「英格麗褒曼的微笑,洛琳白考兒的眼睛,瑪琳奧哈拉的嘴唇…」,呈現的是一篇篇芳醇而靜謐的隨筆。

村上春樹語:「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當然,應該就不必這麼辛苦了。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接下來靜靜送進喉嚨裡,事情就完成了。非常簡單,非常親密,也非常正確。」

 

 還有酒莊老闆的話語﹔

「…不必多寫說明。跟價格也沒有關係。很多人認為年份愈多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會愈好喝。其實不然。有些東西可以靠歲月獲得,有些東西卻會隨歲月而消失。有隨evaporation (蒸發)增加的東西,也有隨著減少的東西。只不過是個性不同而已。」 by 伊安 . 韓德森,威士忌蒸餾所經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