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30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illion Voices-Hotel Rwanda

有一名記者對者身旁的黑人女子問說:「你是哪一族的?」女子回: 「胡圖 」,記者又轉向另一名女子問:「那麼你也是胡圖嗎?」女子回:「不,圖西」.記者變回頭跟另一名記者同伴說:「這兩女明明像雙胞胎,怎會不同族?」

另一段則是男主角,他為了萬一,為了保護家人,他儘可能是硬吞下殖民主的上流文化,凡事stytle ,伺奉白人無微不致,然而卻仍在急難時刻被平時稱兄道弟的白人當作垃圾,他驚覺自己彷彿沒有過去,什麼都不是.上校(Nick Nolte飾演註4)自己為白人感到羞恥的對他說:You are not even negro(你甚至不是定居西方的黑人)。

回到現實,是否感慨,這世界「去殖民」了嗎?是什麼造成「社會」從內部自行碎裂?前殖民地的民族主義追求的文化根源與血統純正到底是蛇麼?可笑的是,世界上只有一種人.


註1:盧安達概況  ( 資料取自:新華網 )

人口:812. 8553萬(2002年8月)。由胡圖(85%)、圖西(14%)和特瓦(1%)三個部族組成。

簡史:16世紀圖西族人在盧旺達建立了封建王國。19世紀中葉起,英、德、比勢力相繼侵入。1890年淪為“德屬東非”保護地。1916年被比利時佔領。1922年根據凡爾賽和約,國聯將盧“委託”比利時統治,成為比屬盧安達-烏隆迪的一部分。1946年成為聯合國託管地。仍由比利時統治。1960年比同意盧“自治”。1962年7月1日宣告獨立,定國名為盧旺達共和國。 獨立後,圖西族和胡圖族多次發生衝突,戰事持續不斷。1991年6月盧實行多黨制。

註2:

“盧安達愛國陣線”(Rwandan Patriotic Front,RPF)是同盟,標誌圖西是叛徒(ibyitso)和蟑螂(inyenzi),如此被胡圖人控制的宣傳機構妖魔化了。盧安達城市裏的識字率僅占66%,但29%的人都擁有收音機,這使得它的大眾傳媒在作為動員和宣傳工具時是非常成功的。僅100多天,就用大砍刀屠殺80萬人,這“艱巨的”任務必然有清晰的行動計劃和堅定的意識形態來引導,才能保證大屠殺一旦開始就能一直繼續下去。盧安達的大屠殺不是因為兩個民族之間存在著原始的、無以化解的敵意,而是由歐洲人的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活動開始的一個長過程的最後結果,因為恰恰是殖民時期産生了胡圖人和圖西人之間的“種族”劃分.

註3

Paul Rusesabagina

Paul Rusesabagina本人 父親胡圖,母親及太太則為圖西

2000獲頒Immortal Chaplains Prize 2005獲頒 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註4

Nick Nolte

Nick Nolte飾演加拿大籍聯合國維安部隊指揮官,在大屠殺發生時,比利時及美國陸續撤軍,聯合國總部還要求駐盧安達維和部不可介入內戰並避免一切武裝衝突。此種族屠殺因為大使館的迅速撤離、世界各國的漠視而導致80萬人在一百天內被屠殺,受難者大多是圖西族人和胡圖族溫和派。

延伸閱讀:

Wyclef Jean -Million Voices Lyrics

盧安達種族滅族悲劇

盧安達大屠殺紀錄片「與魔鬼握手」

官方網址:

http://www.hotelrwanda.com/main.html (美國)
http://www.metrofilms.com/hotelrwanda/(法國)
http://hotelrwanda.swtwn.com (中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